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茶香无迹 禅思无痕 茶禅一味 和敬清寂

自己的故事,自己的人生,只愿与人分享,不愿让人分担!!

 
 
 

日志

 
 
关于我

对生活心存感激、对生命充满敬畏,无药可救的生命亲历者!

网易考拉推荐

代价惨重的2016  

2016-12-29 16:5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快过去了,每年都假么三道的总结一下。人是该总结自己的一年过往,但那份总结真正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对今后的生活和日子有多大的指导,就真不好说了。好似总结一年一年的在做,经验一年一年的在归纳,教训一年一年的在检讨,可等过了下一年,当总结这一年过往时,其实还是那个逼样儿,原地踏步永远没感觉有啥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又老了一岁。这一年一年过的简直无趣、无聊、无望。
         要说这2016年对于自己算个啥年景?用啥词形容好呢?暂且定为:生死无常,歇逼养伤。虽然有些难听,但确实如此,上半年岳父病逝,下半年养伤四个月,算下来这一年对于我真就没啥消停日子了。消停下来就是卧病在家静养,但这静养外人看来挺舒服,挺闲在。其实这个闲在放在谁身上谁倒霉。放在谁身上谁都不乐意。
         自己经历过多次亲人的生死离别,今年又经历一次。看着、经历着老人长辈们甚至平辈们离去,最多的感触就是,下一个是否就该轮到我了?记得姑妈在世时曾经对我说:人呀,就像是韭菜一茬一茬的,一茬长起来被收割,新茬慢慢长大,长大了再被收割。和人的轮回是一样的。想想,还这是这个道理,但韭菜有个成熟度后才被宰割,而人的生命却是不管你是否年老,不管你今天是否健康,可能下一秒我们就有可能被阎王爷收走,与亲人用隔了。阎王爷可不管你有没有活够,也不管你是否还有牵挂和未完成的心愿未了,他想让你何时走,连个商量的余地都不会给,你就别想逃。老命、小命自己没办法掌控。这一年元旦、春节、两会、五一期间忙工作,老人四月去世,加上断断续续住院和后事的料理,上半年就这样匆匆闪过。
          刚消停两个月,八月十七日与同事趁中午时间打篮球锻炼身体,刚到篮球馆,我们所谓的对抗玩耍比赛还没开始,就捡个球,只是转身想把球扔回场地内,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腿一软扭伤了右腿膝盖,悲催。毕竟打篮球有冲撞,和我们打球的小伙子一个赛一个强壮,身体冲撞起来就和钢铁一样坚硬,都象小牛犊子横冲直撞,平日里打球自己都尽量避免与他们直接触碰,怕他们把我横扫!这时有了不舒服,自己就更怕冲撞会把扭伤搞得更重,干脆自己在另外半块场地里玩儿了,自娱自乐,运球、上篮、投篮也玩儿的浑身湿透。这还不是更悲催的,更悲催的是八月十九日,因为胡同里有积水,老百姓在路上垫了许多砖块,以便行人踩砖而过,不会湿了、脏了鞋子。就简单的走个砖块过泥水路段,感觉自己挺轻盈的,谁知脚下的砖头一晃,脚底一下子没了稳定的根基。要不是旁边就是院墙,依靠了一下,自己非一屁股坐泥水里,疼得我龇牙咧嘴,还好有别人在身边,歇了十几分钟,尝试活动了一下自己有习惯性崴脚的右脚,还能够活动自如,只是右膝盖里面一阵一阵的疼,不敢用力走路。他妈的,只得直接开车去了医院,直接去了核磁室,结果出来才知道前十字交叉韧带断裂,半月板撕裂。好友告诉我必须做手术。但做手术是件大事,家里人有前车之鉴,做手术还是得联系运动医学方面的专科医院比较稳妥。在朋友帮忙联系下,自己得以很快在北医三院住院手术。这医院是看病真难,8月19日晚我上网查看北医三院专家门诊管好状况,到八月三十一日都没有号。九月份的挂号要到月底才能出,所以说看病都得是托人,有钱管啥用?有钱住不进去!
         9月1日上午第一台手术,主治大夫王主任是个说话细声细气很和蔼的人,三十七八岁的样子,微黑的肤色,平头,说话总是带着笑,看着很舒服,见到他不会有手术恐惧症。也不是大手术,估计王主任他们早已经见惯不惯了。早上八点四十被推入手术室,手术室大约十六平米的样子,说是无菌的,但里面挺乱,看不出和普通房间有啥特别?自己印象里的手术室应该是整齐干净。这方面自己经验确实不足,但也别再有这样的倒霉经验。进手术室后,一直和护士聊天,手术室里温度不高。一个护士给我打麻醉针,让我像虾米一样使劲佝偻着身体,把自己后背脊柱朝外侧躺,一个劲儿的让我尽力弓身,她在我的尾骨上方十公分左右的位置不断找下针的位置。告诉我针扎下去也不能挺直腰身,一针下去,身体感觉过电似的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也像被电击了一下的感觉,不过这抽搐电击的感觉消逝速度很快,转眼即逝。稍后护士让我放平身体躺下。没过两分钟,自己的右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自己试图抬起右腿,但就是一动不动,带着左腿也是沉重的不行。这时进来三个小伙子,把我的右腿吊起来悬在半空,不断往腿上刷着消毒液,酱红色的药水把我的腿变成了深棕色,刷了三层,看着他们给我做消毒,我和医生商量说:能不能让我坐着做手术?医生问我:干嘛坐着做手术?我说:我想看看医生怎么开刀做手术。医生护士断然拒绝了。还给我头部遮了一块浅蓝色的薄布,是怕病人害怕吗?这一块布起不了壮胆的作用啊?护士问我:需要睡觉吗?我说:不需要。这会儿功夫,我听到了王成主任的声音,他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我感觉腿吊着有些肿胀,王成主任说:“”你的腿早就放平了“”。原来是自己感觉错乱了。手术开始之初,护士在我的头部的左前侧推过一个监控电视。因为是微创,监控电视是供医生手术操作时观察进行手术的。我也有幸看看自己是如何被宰割的。王成大夫边给我进行手术,边对两位年轻的大夫进行讲解,拿锤子,拿剪刀......等等,以前在电视上听到上在这里全有。在屏幕上可以看到用剪刀剪断已经断裂成墩布状的碎肉条,可以看到不断用透明液体冲干净不断渗出的血水,冲净不断渗出的血水,便于医生在视线良好的状况下操作。再看一眼旁边坐着的一名护士,正拿着手机玩儿的不亦乐乎呢!真讽刺,一个好端端的人,应该说站着进来,躺着出去,有些人还能站起来,有些人手术后就再也站不起来了。还好在这里,我的伤还不是最严重的。清醒着来,清醒着被推出手术室,耗时一个半小时,在给我包缝合、包扎、勒紧伤腿的这些小事,主刀医生根本不会上手,都是辅助医生的事。
         说到此,针对我亲身的感受,十字交叉韧带断裂、半月板撕裂缝合这样的伤情,手术容易,康复艰难。康复的细节简直就是遭罪的细节,不敢说生孩子有多疼,咱没经历过。因为手术后伤腿一直不能弯曲,不能着地,不仅生活不能自理,就是洗个澡都得在二十几天。拆线后还得按照康复计划进行训练。退根本不能弯曲,练习弯曲时不可能一蹴而就,都是每天一点一点进步,有时还有反复,虽然每天练习弯腿看似仅仅十分钟,可千万别小看这十分钟,必须鼓足勇气双手抱小腿忍着剧痛坚持,十分钟一身汗,十分钟过得特别慢,那种撕裂的疼痛时时让你想歇会儿,想放弃,每天练习时都是一拖再拖,心里想:过一会儿做,过一会儿做。一直拖到必须得做的时间点儿才下狠心,硬着头皮进行康复。由于有家人在,龇牙咧嘴不敢吱声喊叫出来,即便是这样,老人看到我每天龇牙咧嘴的样子,都会说:刚做完手术,慢点儿掰,别掰坏了。我只能和老人说:不掰不行,如果长死了腿就不能弯曲了,还得二次手术,更受罪。不行您在我每天掰腿的时候,您就出去遛个弯儿,免得看着心疼。就是腿训练弯曲康复很好了,由于两个月没有走路着力,右脚刚开始着地练习走路时,整个人也不好,从脚底板触地的一刹那,那种触电的感觉又阵阵袭来,而且这种感觉要在练习行走一段时间后才会慢慢消退。
          手术已经近四个月了,虽然按照医嘱完成了康复计划中的所有项目,但伤腿对生活的影响显而易见。目前,上下楼梯比较困难,对于低洼不平的地方,自己有些犯怵,不小心踩到个小坑小洼,伤腿都会犯软,甚至一下子能摔倒。腿部力量特别差,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蹲厕,伤腿根本无法去完全蹲下,即使蹲下,膝盖后窝处,我也要用拳头垫着,否则巨疼无比。就是蹲下了,再站起来时,不借助外力的支撑帮扶,自己根本站不起来,每次站起来必须先把疼痛的感觉过后,才能走路移动。医生建议让我练习散步慢跑,一瘸一拐散步没问题,可慢跑根本做不到,走路都不顺畅,跑步完全没可能。想当初,每天我夜跑散步,健步如飞,现在我成了残疾人,不服不行。年岁到了,老胳膊老腿不经折腾。康复中,想一下子吞下个胖子就是做梦。算了,饭还得一口一口吃,萎缩严重的右腿还得一步一步来,真没办法!烦吗?烦。烦也没用。
          2016年注定就是在伤病缠身中度过了,2017我的康复胜利在望。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感谢单位、家人、朋友、兄弟姐妹的爱护和关心,真心祝大家2017年身体康健、诸事顺利!
代价惨重的2016 - 听信禅言 - 茶香无迹 禅思无痕 茶禅一味 和敬清寂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