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茶香无迹 禅思无痕 茶禅一味 和敬清寂

自己的故事,自己的人生,只愿与人分享,不愿让人分担!!

 
 
 

日志

 
 
关于我

对生活心存感激、对生命充满敬畏,无药可救的生命亲历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三年前的这一天  

2011-02-12 00:0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就是时间,在不经意间溜走了。  转眼间,老父亲已经去世三年了。想起2008年的正月初九还历历在目,并没有觉得有多遥远,时间对于谁都是一样,过去了,就是很短暂的一瞬间,你也是再也找不回来的。08年是奥运年,在这全中国喜庆欢天过完春节迎接奥运之际,父亲就走了。他疼我们,坚强着扛过了春节,没有让家中喜庆的日子填满悲伤。

        记得老父亲去世的当天,大年初九的上午10点30分左右,自己正要到学校接正在学习音乐的儿子。因为时间还有点早,自己想到邮局看一看邮品。刚刚停下车,电话就响了。不知是不是有心理感应,看到是家里打来的电话,自己心里就马上隐隐的有一种不想的预感。接通电话,还没等对方说话,张口我就问了一句:“是不是家里出事了”?脑子飞快地旋转,马上就有一闪念,老爸不成了?电话中马上传来了嫂子的声音:“你快回来,爸不成了”。我赶忙到学校接上儿子,乐器都没有来得及拿回家,开车就往老妈那里赶。刚刚上了四环路,手机又响了,我一看是外甥打来的,接了电话,外甥上来就说:“二舅,您直接去361医院吧”!带着儿子直接驾车就赶往医院,到了医院门口,看到了老妈站在医院大门外,下车后就直接进了抢救室,在抢救室里,老爸已经安静的躺在了抢救床上,身上并没有插很多抢救的管子,上去摸了摸老爸还略带体温的身体,心里知道,就这个最爱我们兄妹的,被我们称之为父亲的男人,已经永远离我们远去了。我站在父亲遗体旁边没有掉一滴眼泪,不是不难受,就是觉得有一点恍惚,有一丝的不确定感。抢救室里并不太暖和,怕老爸躺着冷,用手将盖着父亲的被子掖得更严实些。听到大姐、嫂子哭着喊爸爸的声音,是那样的凄厉,让自己也有了撕心裂肺的感觉,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当把老父亲的遗体推进太平间的一刹那,儿子死活不干,就是不让工作人员把父亲遗体推进冰柜,昏天黑地地哭闹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家里人都怕儿子哭坏了,硬拉着儿子离开了太平间。就这样,我们走过了没有父亲的三年。

         北京有老讲究,人过世三周年是要大办的。三周年是逝者最后一个特殊的祭奠礼,又叫释服礼,称之为给去世的人烧最后一张纸,也就是说去世的人这时才是永远离开了阳世。如果去世的是一位老人,那么三周年祭祀是当成喜庆事过的。三周年应该是非常隆重的。亲人们要准备一些贡品,生前喜欢的东西也可以供上,上香敬酒。可以请亲朋参加,可燃放鞭炮,要多烧纸活,可以是房子、汽车、家电等......父亲去世三周年,母亲没有大肆操办的想法,她是希望几个儿女办了这件事就可以了,没必要麻烦其他亲友。但是架不住舅舅、姨们的张罗,她们还是希望家里给我父亲办一下,所以母亲就决定那就办一下,但也仅限在舅舅、二姨、小姨这几家的范围。

        今天上午自己先到市场买了一束鲜花,再买了一些纸钱,其他贡品姐姐们已经准备了。今天又是晴空万里,去墓地时并没有感觉有多大的风。可是临近龙泉墓地时,猛烈的寒风,刮得车都有些跑偏,积雪被狂风刮得打在车上“沙沙”作响。外甥坐在车里,看到外面白雪呼呼,甚至有些看不到路,就让我加油冲过去。我说你小子,一点儿安全意识都没有,进山的路积雪根本没有融化,车子不断打滑,还想开快车,纯粹找死!到了墓园大门口,车子开得并不快,拐弯过程中,本来是想朝东面继续开,谁知路滑,车头滑向了朝南的方向,还好车速慢,前后也没有跟随其他车辆,否则这样的漂移实在太危险了。

       到了墓园,下车我家一群人往山上走,这时感到了什么叫风雪交加,没有下雪,可是大风将积雪刮得根本睁不开眼睛,路上积雪未融,尤其是舅妈、小姨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恨不能靠互相搀扶才能安全前行。墓园内没有了清明时节的熙熙攘攘,冷清的墓园更显寒冷。为父亲扫了墓、上了香、敬了酒,一家人缓缓下山,山上风大,根本没有可能烧纸钱,怕引起森林大火。在山下的公共烧纸区将纸钱给父亲奉上。墓园内积雪比较厚,儿子、侄子、外甥边跑边打雪仗,儿子弄得满身都是雪,孩子就是孩子,怎样疯怎样折腾,还没有叫冷叫累的,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感觉多美呀!

        今天家里人让我喝酒,舅舅、姨们都在,可是自己还是坚定不喝了,不想遭罪,不想难受,而且自己是开着车的,绝对不会酒后驾车的,这点意识永远都会有。

        三年了,我再也没有对那个活生生的老实憨厚、少言寡语的男人叫过爸爸了。他走了,时间产生的距离好像使父亲离我越来越远,但从另外一层时间递进的概念上来说,可以说父亲非但没有走远,反而离我们更近了,因为父亲已经到终点了,不能再移动了,他在原地踏步,而我们每天都在一步一步地迈向人生的终点,我就这样离他越来越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