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茶香无迹 禅思无痕 茶禅一味 和敬清寂

自己的故事,自己的人生,只愿与人分享,不愿让人分担!!

 
 
 

日志

 
 
关于我

对生活心存感激、对生命充满敬畏,无药可救的生命亲历者!

网易考拉推荐

回到从前 回到童年  

2010-12-05 10:0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这篇文章是昨天写的,但因为没有写完,就去参加聚会了,所以今天才把它完成,时间也从今天变成了昨天。昨天,我的小学老师和同学见面叙旧,从中午11点就一直聊呀聊,聊到晚上十点多钟。本来自己是驾车参加聚会的,本不想喝酒,可同学一通儿劝慰,盛情难却呀!耳根子太软了!既然喝酒,肯定是不能摸车的,所以给亚运村的哥们打电话,让他在我喝完酒后,给我拉回家,本想下午很快就能结束,结果大家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晚上十点多肿了。酒喝的有点多了,白酒、红酒、啤酒、香槟掺杂在肚子里,头脑还算清醒,脚下没有拌蒜,看来心情好时,自己的酒量还可以,我自己都很惊奇。哥们到钱柜接我时,还拉上另一个老友,看到我喝了那么多的酒,还取笑我,说:“你可以呀!我们让你喝,你都不喝,过几天非罐你一次不可!”。这老哥俩,为了送我,大半夜了还让我给揪扯来了,今天醒来感觉挺对不住他俩的。因为其中一个哥们今天早上的飞机去海南,他连物品都没有收拾,就来拉我这个老酒鬼。其实这哥俩,要不是开车送我,要不是看我没少喝,估计昨晚酒就没完了。

           与许老师和小学这些发小的聚会,一下子又把我拉回到童年的时光。我的小学时光,我的童年!

           我的小学在北京市乃至朝阳区都不是一个出名的小学--洼里小学。记得小时候,都不愿意对人家说自己是洼里小学的学生,因为很多北京人都不知道洼里在哪里。洼里小学在当时人们的印象中,不过是一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村小学,又在朝阳区的最西北乡村偏僻处,许多城里人是看不起农村的,更看不起这样一所不起眼的小学。小时候,有那么一点自卑心理,不愿意被别人说成农村孩子,不愿意让人看不起,更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是在偏僻的农村小学上学。我想,那时的洼里小学在朝阳教育机构眼里也是不招待见的。长大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工作简历中填写到小学、初中时,还是很不愿意、很无奈的填上它,心里总是虚虚的,感觉在这两所学校上学,就是见不得人的,真是奇怪了,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虚荣心理呢!

       现在,我们长大了。以前落后的农村变成了美丽的公园,小时的母校早已夷为平地,再也没有了踪影。这时自己倒是时常想念它,年少时从毕业出了小学、初中的校门,就再也没有回去过。现在不时的想念,让自己明白,原来回忆是抹杀不了的、人生的经历也是无法掩盖的,对幼时那一份感情和怀念也是与日俱增,总叫我挥之不去。

         我的母校——洼里小学就坐落在朝阳区最西北方向,他处在洼边通往洼里,也就是(现在北京北中轴线的)最北边的丁字路口处,丁字路口由东向西是一条主马路,这条马路通往当时繁荣的小镇——海淀区的清河,主路两侧是钻天的白杨树,风起时会听到树叶“哗哗”响声,恍如神音。就是在这个丁字交叉路口东西主路的北侧就是有低矮围墙的洼里小学,围墙都是用一些破砖、烂泥堆砌而成的。校门朝南,进入校门就是两排平房,红砖灰瓦,第一排平房中间是一个大过道西侧是三间教师办公区和值班室,东侧两间是教室;后面一排大约有六间教室。两排教室的西侧就是操场,都是黄土小碎石铺设,不太平坦,由于我们经常在这里的嬉戏打闹,使得地面异常坚硬,摔一下很容易受伤。操场东北侧,有双杠、沙坑,西侧大空场南北两侧各有一个简易的铁柱焊接的小型足球门,我们经常在这里踢足球,由于院墙低矮,足球经常被我们踢出校园,我们这帮孩子也是通过不断捡球,学会了精湛的爬墙本领,一窜一跳就过去了,从没有过失误。操场西北角还有一处人们解决生理困难的场所——厕所,就不提它了,免得让人恶心!校园北侧是一片菜地,我们有时经常趁着捡球偷吃队里种植的西红柿、茄子。我们只要翻墙捡球,估计都会有村里看菜园的人盯着我们,有时我们捡完球、偷过蔬菜准备跳墙回校时,总会听到大人的吆喝与谩骂声,我们才不管呢!跳过围墙回到校园,蔬菜洗都不洗就三口两口吃了,哪儿有什么卫生意识,但也没见谁因此拉肚子生病。印象中最深的一次踢球是一个夏天下午,天空不仅下着瓢泼大雨,而且还有闪电不时划过,闷雷“咕噜噜”像是饿坏了肚子的小孩,在天际不时发出哀嚎的声音。我们一帮小屁孩,根本不懂雨天踢球的危险,还玩得不亦乐乎,浓密的雨水打在脸上根本睁不开眼,但大家还是奋力追着、踢着、叫着,那份兴奋、那份无拘无束、那份放肆,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了!雨水把我们浇成了落汤鸡,谁也没有觉得狼狈不堪,那时还不懂得形象问题!就是觉得好玩,就是觉得痛快!再说校园的东侧,紧挨着院墙外面是一条地势高出校园的许多的引水渠,是供灌溉农田所需,引水渠两侧使用水泥倾斜铺设的,水流是从北向南流的,因为引水渠地势高出地面很多,灌溉用水就需要有水泵从北面的大河中抽上引水渠才能完成。曾经有许多人传,有小孩在引水渠中玩耍时,被抽上来的湍流卷走了,不知是真是假!反正当时我是相信的!自己在那里玩耍时,只要看见水流过来,自己马上就跑掉了,恐怕自己被冲走成为水鬼!水渠东侧不足30米处是一个商店,这个商店就是洼里商店。商店就是一排浅灰色的平房,非常简陋。但在当时,洼里商店可是附近村落生活必需品的购买之地。商店最吸引我们的是里面的糖果、糕点、漂亮的文具。经常是趁给家里打酱油(当时都是散装酱油,要拿瓶子灌回来,那时售货员往瓶子里灌酱油和醋,都是用漏斗,外加一个有刻度的木勺子完成)之机,期盼着家长能多给些钱,好有机会买点零食吃,哪怕是一块糖,都会让自己心满意足。还有胆子大一点儿的学生,会趁售货员不备之机偷块糖,偷拿一块山楂糕吃,那个味道肯定会更解馋。记得自己曾经一段时间被安排在教室靠近窗户的座位处,到了第四节课,经常会呆呆的、傻傻的看着操场愣神,因为从教室内看,操场被刺眼的阳光照得干枯坚硬的地面发出白色的反射光,还会看到炎夏强烈的日光,照得地面上泛起的阵阵微波。天空没有一丝微风,校园外马路边高大的杨树,好像它也被灼热的太阳暴晒得没有了精神头,树叶懒懒的低垂着。操场上空无一人,偶尔会有几只麻雀肆意的在操场上追跑啄食,时而低飞、时而滑翔、时而奔跑。看到麻雀自由嬉戏的身影,就会想自己什么时候长大!长大了就可以不用坐在教室内遭罪了,我也可以自由自在,没有人再管我,没有人再要学习成绩,当时一心盼望着快点儿长大。另外,看到大人们在我们上课时间,可以自由穿行在马路上,任意聊天,都羡慕得不成,恨不能自己请病假,让同学们上课时看到我可以自由自在,不用装模作样地坐在教室内,自己都会有一种优越感,同学们羡慕吧,我可以不上课了!这种场景像像极了歌曲《童年》中描绘的场景。只是时过境迁,当时的幼稚想法早已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成年后的世故。长大后发现原来童年时那么美好,成年后是那么劳累和没劲!       

       说到我的小学老师,对女胖张老师、许亚峰老师,教音乐的薛老师、校长吴学理,印象都非常深刻。女胖张老师,留着运动短发,身材胖胖的,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声音很爽朗。经常提着一个黑色的皮包,经常穿一身蓝色的衣服。就是张老师也是吓坏了班里不少同学,因为批改作业时,一些同学经常要挨张老师的用笔或用手指敲打脑门,经常有同学会在批改作业时哭着回来,估计那份恐惧实在是非常难捱。说起许老师,我们是他所教的第一批学生。那时他刚刚退伍,一直保持笔直的军人身姿,白白净净,身材中等,经常穿一身蓝色或绿色的中山装,连衣服上面的挂钩都很少看他敞开过,那份严谨、庄重、利落到现在我都做不到,我想是军人的作风已经渗透到他的骨髓了。许老师是标准的是英俊美男,许多年轻女老师都喜欢他,我们班的许多女同学也很喜欢他(喜欢的角度不一样)。许老师带我们时间最长,从二年级一直到五年级,所以我们对他有很深厚的感情,我想,他对我们的感情肯定也是如此。毕竟我们是他的第一批学生,印象、感情老深刻了。昨天,许老师讲,我们是他教授的第一批孩子,全班24个人,老师都记得很清楚。老师还讲到一件小时候的事,全班在夏初的一天下午,到生产队的麦田拾麦穗,突然而来的瓢泼大雨,把大家驱散,学生们四处奔跑避雨,最后我们几名同学和老师躲到了生产队养牛马的牲口棚里,骚臭味大家哪还顾得上!转眼间,许老师12月底就要退休颐养天年了,一辈子仅剩下十几天的教师生涯了。第一批教授的学生,也是在老师临退休之前,最后与老师相聚的学生,缘分呐!说到薛老师,因为自己有那么一点儿音乐天赋,薛老师又是教音乐课的,所以一直对我非常好。薛老师那时40多岁,鼻梁上戴一副黑框眼镜,留着短短的运动头,说话总带一口软软的南方口音,很好听。小学时,我能有幸到少年宫学习,还是薛老师引荐的。我对她心存感激,只是不知她在何处!讲到吴校长,他的年岁大一些。记忆中,他那个时候就有50岁左右了,经常面带笑容,印象最深的是,他给我们带了一堂卫生课时,讲到如厕后要洗手,形容细菌无孔不入时,用10层卫生纸解决,手上仍会残留细菌。说到残留细菌时,表情异常生动,眼和嘴都要挤一块去了,好像被细菌沾上就会生病,就会有生命危险一样,从他的表情里,可以读出他对细菌的厌恶。这些就是我记忆中的老师们,祝他们都能身体健康!

     那时洼里小学不仅偏远、而且比较贫穷,不少老师不愿意来此任教,据说任教的许多老师也是心悬易马的,总想早一天离开,没有人愿意到这所破学校任教,来了也要托关系、走后门、想办法离开,所以学校的教学水平一直不是很高。但我们有幸碰上了这样一些好老师,也是我们人生中的幸事了!相聚总是短暂的,但愿我们的相聚给我们带来更多美好的回忆,也给老师带来宽慰,至少我们还记得他、还爱着他!这个年代就是一个怀旧的年代,就让我和我的发小们集体怀旧吧!怀念那一段青葱岁月,怀念那一段幸福的童年!人回不去了,但记忆能带上我们回去!享受它,珍惜它吧!

      

回到从前  回到童年 - 听信禅言 - 听信禅言博客

 

回到从前  回到童年 - 听信禅言 - 听信禅言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